第三章-壓抑

「愛麗絲偵探,請問你是如何知道露易絲女士不是被兇手殺的?」經過新來的菜鳥這麼一問,所有人也都感到很困惑。
「仔細看死者的脖子,並沒有留下很深的血痕印。如果死者是被兇手殺死的,那麼兇手在殺他之前肯定會勒著她的脖子,控制了她,再殺了她。所以,如果兇手勒她的脖子,她會因為想要呼吸和擺脫兇手的控製而劇烈掙扎想要拿開兇手的兇器或手臂。這時,在脖子上就會留下很深的血痕印,那是指甲造成的。單從這一點,我就已經確定她是自殺的。再來,死者的胸口上還插著刀。正常來說,如果死者是被殺死的,那兇手肯定不會留下兇器,除非兇手戴手套。但正常來說,兇手在還沒確定自己已經處在安全的情況之前,是不會輕易丟失自己的防身器的。從這兩點來看,我就很確定她是自殺身亡的。芮欣,請你把屍體送給法醫解剖然後帶這把刀去驗指紋,雖然我肯定刀柄上的指紋肯定是她自己的。現在,我必須等強森先生把那張字條帶來就可以了。」
「前輩你好厲害哦!」菜鳥已經見識到了愛麗絲的聰明才智。

在屍體被送去化驗不久後,愛麗絲便在遠處的轉角看見強森先生的轎車行駛過來。停好了車後,強森匆忙地下車便跑向愛麗絲。

「愛。。麗。。絲。。小姐,你真的好厲害,真的都被你說中了。在她的抽屜留了一張字條,我沒打開來看,我想把它交給你,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他氣喘如牛地說道。

愛麗絲把已經對折的字條打開來看。字條裡的字體整齊又不失個人風格。

「從字體上來看,露易絲女士是一位左撇子,性格溫柔婉約不過偶爾會發脾氣,不過我相信她的出發點是好的。露易絲女士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對嗎?」愛麗絲對字跡有一定的認知。
「沒錯啊,她確實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請問你是如何知道的?」
「只有哥倫比亞大學才會教出這種字體。哥倫比亞大學有一個學系,是專門研究字跡的,也有專門教人家怎麼寫好字的課程。所以我斷定露易絲女士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

說完,愛麗絲才專注於內容上。

「黑暗的空間,使人窒息。
我想奮不顧身,去掙脫自己。
當,吶喊落入寂靜角落,
哭泣轉換成詭異笑容。
一分一寸完美被蘊藏,
像彈簧長遠不休的,壓縮。
待刺眼光芒一剎見底,一瞬迸發。
醜惡的笑便刺向你的尖叫。 」

讀完,愛麗絲感到不安,字條的一字一句都充滿了壓抑和恐怖的氣息。整篇詞都顯示出她所承受的壓力已經不在她所能承受的範圍裡面。愛麗絲感到不妥。一個要結婚了的女人,為什麼會承受這麼大的壓力?她遇到什麼困難的事?還是說她遇到了什麼令她感到厭煩的人?愛麗絲把自己列出來的疑點整理了一番,她已經有了頭緒。

「新娘在結婚之前就已經處在一種很壓抑的情緒了。」愛麗絲轉過頭向芮欣說道。她懷疑新娘飽受打擊,另外本案還有另外一位主角。他可能已經死了,可能還活著,她必須找出是什麼原因讓露易絲女士自殺。

「強森先生,我需要婚禮的賓客出席清單,請你儘快找出來並交給我。我現在嚴重的懷疑,本案的兇手就是露易絲女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picture123 的頭像
nopicture123

地表最狂の國防布

nopictur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